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鸡毛上天啦

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,看那桃花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鸡毛絮法·闲絮戏与法  

2009-06-22 05:47:29|  分类: 杂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闲絮戏与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从七仙女、唐佰虎絮叨起、、、

   近日,外地一法律界好友来访,知其喜好黄梅戏,遂邀其餐后去黄梅茶楼品茶、听戏。其间,好友对《天仙配·路遇》一折,情有独钟,连点三折仍意犹未尽,以至夜宵时还在摇头晃脑、哼哼唧唧的,一副神魂颠倒、痴迷无限状---真有点让我等顿生出:虽身处黄梅之乡,却生在福中不知福的感慨---与友比,赭颜哪!

     “老兄,你若在此荒郊野外得遇此女,你能如董永吗?”为了把友之魂从戏景中拉出来,鸡毛先生笑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呵呵,遇此好事,谁不为此艳遇而呼我佛慈悲呢?!”友见问及戏中之事,笑眯眯的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,你是搞法的,你若从法律角度分析下,你还会叫我佛慈悲吗?”鸡毛先生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嗨,你咋考我哇!这从法律上讲,有何不可哇,人家孤身男女、有媒有证、女有情、男有意、情投意合有啥不行吗?”友侃侃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喔,那请问此女在荒郊野外竟对从未谋面的陌生男子,三番五次的挑逗、滋事,且使尽种种手段,达到逼嫁之目的----此种事体,如若在当今,至少是否触犯了什么治安条例呀?”反正闲了无事,鸡毛先生借题发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你呀,咋这么说呢?这是戏嘛。再说又是神话,你怎么把此套到现今呢?----不过,此行为如若在现在,道还真有必要从法律上理论一番呢!”友中套后,竟自顺杆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理论一下,咋看董永、七仙女之法律责任哪?”鸡毛不依不饶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的七仙女逼嫁之事是一种情况,但,若女方硬说是董永‘肩背包袱,手拿雨伞,心中有事,慌里慌张’不让七仙女路过,且又故意碰撞七仙女、、、、、、现场又无任何证据,这不叫董永有口难辩吗?”友果然有实际办案经验,逆向思维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哇、是哇!那派出所不能去找槐荫树、土地爷作证吗?”鸡毛开心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嘿,你这是寻开心哪!派出所上哪找这些菩萨哇?再说,即使找着了,那玩意儿能作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哇、是哇,事出有因,查无实据,否!---还是皆大欢喜好哇,要不然天下有多少冤假错案哪----你七仙女、董孝子就能幸免?----人家玉帝老儿不是照样按天条对一干人等分别予以严处了吗?虽不近情理,但合乎天规呀---显然,仙凡有别呀!”鸡毛先生感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喔,想不到你也会‘歪批三国’呀!”友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咋歪批呀?我只不过按你们办案的惯性思维方式提出问题罢了。你说,现实办案中有没有此类戏剧性‘歪批’之事吧?!”鸡毛不急不忙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这、、、、、、”友结巴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给你‘歪批’一把吧。看过《唐佰虎点秋香》(亦叫《三笑》)吗?敢问一下,那唐白虎如若生在当今,按他解元身份起码也属端公家饭碗、中高级以上职称、且属国画大师级的专家,如若再混个党员什么的,你说,他为追一太师家的贴身‘保姆’---秋香,竟不惜改名换姓,卖身为奴,按其二奶奶的话此主儿也是‘劝不醒的狗奴才,自弃又自暴’。这样的人,不‘双规’起码也早党纪、政纪伺候了!当然,此故事是硬编出来的,颇有点‘关公战秦琼’的味道。但人们仍百看不厌、经年传唱、视为美谈,你们搞法律的人士如何认识此现象呢?”鸡毛先生趁势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嗨,戏就是戏,现实就是现实。你咋还在戏中找现实,又在现实里觅戏情呢?!”友静静地回道、、、、、、

        果真如此吗? 回家后,反复思之,竟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以来,又有多少戏不是与法紧密相依,与现实互为表里呢。但,人们往往在津津乐道戏之精彩时,却每每对戏中所寓之法,所针砭之时弊,则囿种种原因而思者寡。然而对此过犹不及、且记忆犹新的当始自《海瑞罢官》及才子、佳人与政治嫁接后,此方景像终得天翻地覆了,连草根百姓也口诛笔伐起来。“毒草”铲去,“香花”四溢耳。至于这个“洛夫”那个“斯基”,自然也早已森严壁垒了!这难道是人为的要在戏中找现实,又在现实里觅戏情吗?!一切皆真实生活使然。

   所幸的是,辩证唯物史观揭示:一切客观事物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君不见,帝王将相皆粉墨登场了、海瑞官复原职了、贝多芬、柴可夫斯基开始交响了、、、、、、一切的一切又开始谱写着人类的美妙和谐之戏、之曲了!实际上,戏剧之于人类,无异于吃饭穿衣,须臾不能离开的。剥离开人类的生生息息,戏剧无存矣。诚可谓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这是因为戏剧中蕴藏了人类的喜怒哀乐之情、寄托了美好善良之志、鞭挞着丑恶猥琐之败类、颂扬着坚贞忠直之精神、、、、、、诸于包公、海瑞等清官戏、《窦娥冤》之悲情戏凡此种种,无一不揭示了人们对现实的无奈和对改造现实的憧憬与理想,寄托了人类崇尚人性美、追求美好幸福的强烈愿望。如七仙女、唐白虎等在法与情理之冲突中,人性的完美追求占住了主导地位,这就决定了其强大的生命力。联想起刘谦之魔术,这在民间叫变戏法。此戏法虽不是我们所讲的戏与法,但,其实质也要求变之中也是要按一定的原理、方法、规矩来进行的,否则,会一变无成的。诚如人们所说,法不能戏,戏必须得法,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谁若把法视为儿戏,那其在人生之戏中的角色及命运,就难免要改写了。

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